徽商风采

详细信息
首页 > 徽商风采 >皖人风采 >详细信息

江宝全:靠人不如靠自己

发表时间:2017-03-22  阅读次数:2505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从孤儿到企业家,从一无所有到今天拥有辉煌的事业与名望,从两手空空到今天满目繁华,可谓‘万宝已全’了,那您认为世上什么最珍贵呢?”他沉默许久,眼中溢满了泪水:“妈妈的遗产”。

少年不幸


1946年,在安徽和县一个穷困偏僻的小村子里,一个幼小的生命降生在一个贫穷的渔民家庭。他,就是江宝全


渔家生活虽然艰苦,但起先还算乐和。谁知好景不长,善良的父亲积劳成疾,在贫病交加中去世。紧接着是1958年的天灾人祸,更加严重的饥荒荡涤了小村子,两个妹妹饿死了,妈妈也在饥饿中病倒了。


妈妈在弥留之际,拉着皮包骨头的江宝全,只留下了一句话:“孩儿啊,在这世上,靠人不如靠自己……”妈妈走了,江宝全还不到14岁。他饿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妈留下的那句话,成了他最宝贵的遗产

 


自强不息


1962年,在安排下,16岁的江宝全来到一个供销社做了一名学徒。当时的江宝全,又瘦又小,一无所有,只有心中珍存的妈妈的“遗产”——靠人不如靠自己。他凭着这个信念,工作样样出色。工作之余,他坚持自学,参加补习班。就这样,他仿佛一株从艰难困苦的泥沼中奋起的小草,向着阳光,一寸寸生长。

 

1964年,18岁的江宝全被调入江宁县化肥厂工作。他从最基层的工人干起,到宣传、秘书、政工科长、劳动服务公司经理,逐步成为一名成熟的企业管理者。在实践中磨砺,他练就了很强的实际工作能力,一套独特而科学的管理经验开始形成。

 

当时,江宁化肥厂的职工食堂是个“老大难”,消耗高,但伙食又办不好,几任领导都解决不了问题。江宝全来后,他不慌不忙,把食堂一分为二,职工们各持不同的饭票自由选择就餐。结果立竿见影,解决了问题。这一经验得到广泛推广。县委闻之,决定鞭打快马,压一副重担给他——派他出任江宁县金箔厂厂长。




创业不止


其时,江宁化肥厂是年产值数千万元的国营大厂,江宝全已成长为厂党委委员了,前程正看好。而金箔厂只是一个资不抵债的小厂,仅有几间不遮风雨的破厂房,是个谁都不愿接手的烂摊子。江宝全还是走马上任了。那是1983121日。依旧是两手空空。他毅然踏上了一条永无句号的创业之路,也踏上了一条更为艰难的人生之路。



江宁金箔

江宁金箔是古老中华文明之一绝,制作技术相传是当年吕洞宾与道家仙翁葛洪斗法,比试“饰金术”时留传下来的绝技。一粒比绿豆还小的金子,经过千捶百打之后,变得薄如蝉翼,竟能铺满两张八仙桌。

从少林寺到武当山,从布达拉宫到紫禁城,从天坛到孔庙,都因沾了江宁金箔之光而大放异采,身价倍增。《红楼梦》作家曹雪芹的家世原是“江宁织造府”,专门负责皇室特需品的供应,江宁金箔就是主要贡品之一。


 

十年动乱之后,大批被毁的庙宇亟待修复,大量中国特产需要高档金箔包装后才能出口。江宝全赴任的1983年,正值中华大地百废待兴,金箔事业复兴的大好时机。


然而,第一步总是那么艰难。奄奄一息的金箔厂在江宝全手中刚开始显露一线生机,种种阻挠就接踵而至。有人夜访县委,无中生有告黑状,要把他挤走;有人釜底抽薪挖墙脚,一批批技术骨干要跳槽;有人联名大寄“人民来信”,上书县委搞“弹劾”;还有接二连三的行政干预瞎指挥,用行政命令逼迫金箔厂迁址……一时间,江宝全四面楚歌。




但是,江宝全毕竟是江宝全,一个个困难没有把他吓倒,反而成了他磨砺自己的“试金石”。他坚信自己走的是振兴民族工业的人间正道,这种信念支持着他用真诚、用智慧化解了一个又一个危机,挺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

 

当初的小作坊,如今早已是年产值数亿元的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几十个系列的产品稳占全国百分之七十的市场份额;产品百分之七十打入东南亚、欧美日市场,成为世界著名的金箔中心。


笔耕不辍


江宝全靠坚持不懈的自学修完了中学、大学的课程,又参加了美国西北理工大学进修班,成为高级经济师。他运用所学知识独创了“转移理论”、“鱼塘理论”、“球场竞争理论”等一系列颇具特色的经营管理理论,广为各界借鉴。与此同时,他还是南京市作协理事。


在这张67年的照片中的背后,他写下这段自由诗:

站高点,

看远点,

乘风破浪,永远向前!

笑吧,

不要抽泣;

立着,

那能做奴隶;

看准,

须作努力!努力,

下定决心,

去争取胜利。


改革开放过程中,江宝全创造的“十大土理论”,流传全国。人民日报都转登了。1993年,他出版了《边干边吹集》,被理论界评为“当代奇书”,令人刮目相看。



他商务缠身,仍挤出时间笔耕不辍:六本著作:三本言论集;一本论文集;一本长篇小说集;一本散文集。创造了二十多首《金箔之歌》。


“您为何如此沉迷于文学呢?”江宝全恬然一笑,沉思片刻,从桌上拿起一张卡片。上面是席慕容的一首诗:

 

若你忽然问我

为什么要写诗

为什么不去做些

别的有用的事

那么我也不知道

该怎样回答

我如金匠日夜捶击敲打

只为把痛苦延展成

薄如蝉翼的金饰

不知这样努力地

把忧伤的来源转化成

光泽细柔的词句

是不是也有一种

美丽的价值

 

上一篇:善于布局的商界传奇 走近苏宁环球张桂平
下一篇:我会3大佬登2017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点击返回>>
南京网站制作_南京网站建设_南京忆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