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风采

详细信息
首页 > 徽商风采 >皖人风采 >详细信息

我会轮值会长蒋振华书法作品赏析

发表时间:2016-01-27  阅读次数:3996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我会轮值会长蒋振华的书法给人的第一感受是艺术的,艺术化了的造型,艺术化了的情感,他在作品的艺术性的打造上,有着自己明确的追求。我之所以这样说,绝不是因为这是一句可有可无的评价, 相反,它正是基于书法的艺术框架内所做的一个比较严肃的判断。书法的艺术性或艺术标准是书法本体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明白,人们对书法的认识就始终处在一个混沌不清、良莠不分的状态,书法的处境就难以逃脱尴尬的,被表面化,被泛化、俗化甚至被边缘化的境地。由于 “文革” 的原因,很长一段时间里,传统的文脉被掐断,书法的发展陷于停滞甚至倒退,很多人对于书法的认知远远偏离了书法的艺术本体,造成了书法界内外在看待什么是书法艺术这一问题上的麻木和缺位。这不能不说是书法在当前所面临的一个严峻的形势,也是困扰当前书法发展的症结所在。因此,要改变人们把 “提笔写字”当作书法艺术,把工整漂亮当作评判标准,把书写文本当作书法内容, 把名人效应当作书法典范的观念,首先就需要从根本上认识书法的艺术性和独立性,明确书法的本体在于对笔墨、 造型的塑造和锤炼, 在于对笔墨背后关系的提炼和表达,在于对精神世界与情感世界的挖掘与表现。


白居易《池上竹下作》句20cm×50cm

    而振华的书法追求和书法表现正是立足于此的, 他深入到书法本体的内部进行探究,把对书法笔墨语言的锤炼作为主要手段,并借以表达个性化的审美与情感。所以,从这个层面来看,振华的意义似乎已经超出了其作为个体书法学习者的范畴,因为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对于书法观念的改变,也意味着切近书法艺术本体的认知有了越来越广泛的社会基础。这是当前书法发展的一种可喜的倾向,也是一种值得重视的倾向,只有更多的人达成了对于书法艺术性的共识, 书法才具备良好的外部环境,其健康发展才有了希望。没有传统,书法就没有高度,任何时代、任何个体的书法发展都建立在对传统的深入继承之上。看得出来, 振华在对待传统的问题上有着清醒的认识, 他把临帖作为自己进入书法的途径,坚持求本寻源,坚持向传统的更深处学习。振华的书法以草书为主,但在学习草书的过程中,却把对各种书体的学习融会贯通起来,把重心放在晋唐之前的传统经典上, 并试图打通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这就体现了他对书法传统较为全面的理解。晋唐是书法史上的两大高峰,特别是草书,东晋王羲之承上启下, 集前代之大成, 开后世之新风, 确立了堪称万世之师的 “新体” 风貌。


落花乳燕联138cm×34cm×2

    草书的源头在 “二王”, 把握了晋代经典法帖的精神与精髓, 草书的格调就有了最为根本的保证; 张旭、 怀素是历史上狂草的代表性人物, 他们把草书的表意性与抒情性推向了一个巅峰, 集中表现了中华民族豪迈的、 浪漫的、 奇伟的精神特质。这种精神源远流长, 贯穿古今, 也非常契合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振华的草书, 取法晋唐, 一方面, 他吸收了以《十七帖》 为代表的阁帖的营养, 如方笔的运用及结体造型的表现, 另一方面, 在线条的形质及运动的节奏等方面又摄取了怀素的营养, 尤其是发挥了怀素草书中圆转的优长。在对书法传统的研习中, 用笔是重要的一环, 它包含了起笔、 行笔、 转笔和收笔等各个部分。在我看来, 用笔的起、 行、 转、 收也是一种组合, 它既为点画的产生提出了一般性的技法要求, 更重要的是它提出了造型的组合要求与审美的实现要求, 而后者是前者的内在原因。什么样的起笔对应什么样的收笔, 或者说不同的起笔加上不同的行笔、 转笔和收笔会产生不同的笔墨效果与点画造型。而这种组合后产生的关系和效果已经是一种审美的要求了。


《水调歌头 · 游泳》180cm×98cm

    以隶书的 “蚕头燕尾” 为例, 这种 “标志性” 的造型形象的形成就是 “蚕头” 的起笔与 “燕尾” 的收笔组合的结果。“蚕头”表现为藏锋, 是圆的造型, 显得含蓄而饱满, 处在蓄势的阶段;“燕尾” 则表现为露锋, 是方的造型, 显得峻拔而飘逸,呈现出蓄势之后的舒展、 薄发、 放逸之态, 这样的组合使得横画的点画造型前收后放, 有了对比, 也有了韵律, 体现的是艺术性规律, 有形象、 有内容、 有动态, 自然也就有了生命和情感。而这种点画造型是经由笔法的组合而产生的,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 或者说忽略了技法背后的审美要求, 因而只能依葫芦画瓢, 看不到用笔各部分之间的内在关联。而建立在这样的理解基础上, 我们也能更好地认识到有些经典隶书如 《好大王》《大开通》 等, 所采用的并不是“蚕头燕尾” 的造型, 它其实是运用了不同的起笔、 行笔、 收笔的组合, 因而呈现的是不一样的造型形象与审美特征。因此, 起、 行、 转、 收之间存在着对应关系和组合关系, 把握住了这种关系, 也就把握住了用笔的实质。振华书法中的点画和线条较好地守住了起笔、 行笔、 转笔、 收笔的关键地带, 不仅在起笔和收笔的方式上有着多种的表现, 同时在行笔和转笔的过程中也能够较好地予以驾驭和调控, 因而保证了线条使转的顺利完成与细微变化。



苏轼诗180cm×45cm

    书法在今天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 这是时代变化赋予书法的更为纯粹的艺术身份, 在这种条件和身份下, 书法中的各种造型元素都被提升到审美表现与视觉表现的层面, 以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振华的书法作品,在对墨色、 空白等的运用上, 体现出这种对书法身份转变的敏锐认识与对作品视觉审美效果的主动追求。每一件作品都在随势生发的过程中, 进行着造型的表现与节奏的表现, 传达出一种随机性与有机性, 这样的创作就成了一种艺术自觉与审美自觉下的创造,而不是重复式的劳作。各种造型元素的运用以及它们之间的组合对比关系, 这些都是构成书法艺术的条件, 也是构成美的条件。振华认识到了这种美的构成条件, 并积极地在作品中去构建这种美、 实现这种美。这样一来, 每一次创作都成了一次美的追寻与空间的探险。


苏味道《正月十五夜》68cm×68cm

    当然, 这样的探险可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也可能不是完美无缺的, 但正是在这种反复打磨中, 在这种不完美中留下了对于艺术追寻的痕迹, 留下了对于书法表现力的深入探究, 留下了可贵的体验与思考, 也留下了前进的步伐与攀登的阶梯。顺着这样的阶梯, 他会从不太完美走向逐渐完美, 从不太和谐走向和谐, 从不太丰富走向丰富, 从不太自然走向自然。不容忽视的是振华对书法的悟性和想象力。对艺术学习与艺术创造而言, 这两点是至关重要的。悟性体现了对于对象及与对象相关的各个方面的敏感性、 领悟力与把握程度。想象力则为艺术创造插上了翅膀, 努力从传统中找到突破和发展的空间, 从当代人既有的表现中找到宝贵的参照和独立的空间, 对这两个空间的寻找是每一个时代的书法家都必须要面临的思考与选择。而这种寻找, 没有悟性和想象力显然是难以达到的。振华是一位企业家, 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管理经验。正所谓 “其事殊, 其理一也。” 这种阅历和经验如果和对书法的体会结合起来, 就会促进对于书法的认识和表现。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对书法的悟性与用功, 使振华书法的升华具备了空间。我相信, 在这新的空间里, 振华一定会不断地扩展, 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书法之路来。


意临颜真卿帖 180cm×45cm×3

南京网站制作_南京网站建设_南京忆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