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江苏安徽商会欢迎您。
[我要加入商会[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商会书画院 |《江苏徽商》简报|《安徽人》杂志
江苏省安徽商会
   商会公告:
徽商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徽商风采->详细信息
急难现真性:从“陈光标现象”反观企业家精神
    2018-5-14 9:29:56      江苏省安徽商会 文字大小 〖 最大 中等 一般 〗  阅读次数:165  

              
  
面对重重磨难,中华民族之所以巍然屹立,而且历久弥坚,其基石在于凝聚华夏子孙的优秀价值传统。追根溯源,这一传统的内核发轫于儒家倡导的“正心诚意”。表现在人际关系上,孟子将其表述为“不忍之心”。“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佐证了儒学对人性的基本判断。向一名行将落井的儿童施以援手,“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而是人性中固有的恻隐、羞恶、辞让及是非之心使然,由此推演而来的“仁义礼智”等四端构成了中华民族世代信守的道德基础。

面对波澜壮阔的市场经济大潮,企业家作为最为活跃的社会群体,其角色和行为无疑成为了全社会道德评判的焦点。在学术界,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学派反对企业社会责任的命题,既而指出:那些宣扬“企业不应仅仅与盈利相关,还应该拥有一颗‘社会良心’,以促进社会福利”的企业家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试图颠覆或者削弱‘自由商业社会’基础者的傀儡。”然而,《企业的社会责任尽在自身营利》一文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纽约时报》甫一出台,便成为了社会各界诘斥的众矢之的,继而荡涤于全球方兴未艾的企业社会责任运动之中。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企业社会责任运动的重大意义在于颠覆传统经济学的基本假定,彻底否认企业家属于“理性自私的经济人”这一基础性命题。

其实,企业家这一特殊群体本身便承担了天然的双重角色。在商业体系里,他们作为领导者通过配置生产要素创造财富;在人际关系当中,他们作为社会公民通过支配手中的资源表达个体意志。企业家这两种角色的相互作用之下所展现的言行举止,从根本上揭示了其主观世界里的价值体认及其自身对客观世界的道德诉求。

企业家要面对微观(企业)、中观(行业)和宏观(社会)三个层面的利益相关者,因此其社会责任也以“无害”为底线,沿着三条主线铺展开来,即内部治理、商业诚信和社会贡献。而针对其动机、过程及效果的伦理评判,最终必然指向企业家作为人的属性。概而言之,透过各种芜杂的现象,企业家的每一项决策和每一则行动,都投射了其作为个体属性的人性和作为社会属性的人道。

对于道德主体的评判标准,取决于特定社会环境下的主流价值观。鉴于企业家群体超常的组织能力和财富能力,尤其是在群体遭遇危难困厄之际,公众自然对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抱有超乎常人的期待。无害于他人和社会,只能说明他履行了基本的法律义务,属于社会责任的起点,而绝非终点。由此可见,是否对行将落井的儿童施以援手,是否对灾民予以救助,拘泥于法律义务层面的浮嚣无外乎意在混淆视听的诡辞谲说而已。

急难现真性。在价值取向上,每一场风雨如磐的群体性灾难,都是对企业家人性和人道的一次道德考验。

2008年,以中华大地发生的三大举世瞩目的事件为契机,学术界将之标注为中国社会责任元年。其一是中国成功承办的奥运会史无前例地点燃了全民志愿行动的圣火,其二是三鹿奶粉的丑闻唤醒了企业家对社会责任的觉悟,其三是汶川大地震吹响了全国上下济心相扶的集结号。

在深陷困厄的数万名同胞喁喁望助之际,有些企业家仍然坐而论道,讨论法律义务的底线在哪里。而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公司的董事长陈光标在闻讯当天手持200万元现金,从江苏和安徽两地同时出发,日夜兼程赶赴灾区,救出了131条生命,自己亲手救出14人,并连续向灾区捐赠款物超过亿元之巨。没有任何政府部门对其下达通知,没有任何慈善机构向其提出要求,那里也从来没有他的商业项目,而作为一名企业家,陈光标却能搁置正常营利的业务,带领120名机械手,驱动企业的60台工程机械,义无反顾地奔赴灾区。毋庸置疑,此番决策和行动构成了对市场主体作为“理性自私的经济人”这一自由主义经济学假定的无声宣战;而且绝非出于任何理论的说教,其企业作为中国“第一拆”,却印证现代企业社会责任理论的倡导,即企业应在社会责任项目中充分发挥自身既有的优势;作为一名公民,他组织了中国特色的黄埔民兵营并长期担任营长,时刻准备响应保家卫国和救死扶伤的号召,在灾区的救援工作中展示了有效的动员和组织能力。企业家慷慨解囊予以扶危济困已属可嘉可贺,而他自身不畏艰险,死不旋踵,在随时可能坍塌的废墟之中用尽全力搜寻、挖掘和背负死伤的灾民,泪水、汗水与鲜血一起流淌……这样的定格画面,在全球企业家当中却是极为罕见的。对于那些指责其一贯招摇作秀的污言秽辞,这是他以生命为代价给予的有力回击。古人云:“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志之所在,气亦随之,气之所在,天地鬼神亦随之。”若论仁义之心,君子之风,斯之谓也。

多难固国,多难兴邦。诚如孟子所言:一个民族必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汶川大地震是一场来自客观世界的无妄之灾,而在主观世界里,它无疑考验着一个民族以及包括企业家在内的所有公民的道德情操。在这场考验当中,既出现了“范跑跑”这样的道德侏儒,也涌现了以林浩为代表的英雄少年;既出现了仅捐10元的“铁公鸡”富豪,也涌现了以陈光标为代表的道德楷模。

弗里德曼否定企业社会责任,旨在维护放任自由的资本主义制度,因此直言不讳地担心否则会导致彻头彻尾的社会主义。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之下,我们需要弘扬和保护的是既能实际践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理念——“仁义礼智”、又能遵纪守法、尊重市场规律、引领新时代道德风范的企业家精神,而非强取豪夺、见利忘义的资本家精神。

在众说纷纭的伦理领域,在以逐利为主旨的企业家群体里,仅就如火如荼的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和新时代企业家精神而言,以汶川救灾为契机,“陈光标现象”——发乎本性,践以行动,不循旧例,验于实效,无疑掀动了一番流光溢彩且汩汩律动的波澜。【据党的生活网】